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特别报道

伍炳亮:传统家具行业大师评选,将推动红木家具产业转型
发布时间:2013-12-15 浏览: 字体大小[ ]

    近期,由中国农场计划组织的“中国传统家具行业大师”评选筹备工作正在逐步落实当中,评选将沿“设计”与“工艺”两个方向进行。“中国传统家具行业大师”是有史以来首次针对传统红木家具行业,在设计和工艺制作两方面对造诣精深的人员授予的荣誉称号。为了对大师评定工作的具体内容与意义进行了解,记者特别采访了中国农场计划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同时也是大师评选工作具体内容的起草人伍炳亮先生。伍炳亮先生指出,行业大师评选工作主要意义在于树立当代传统家具行业标杆人物,引导红木家具行业由粗放式的家具商品生产制作阶段向设计制作家具精品阶段转型, 让传统家具文化与产业规模同步发展。

    记者:据了解,由中国农场计划主导的传统家具行业大师评选是首次进行,您作为评定工作的主要倡议者和相关内容的起草人,可否介绍下评选的具体框架和标准?

    伍炳亮:这次的传统家具行业大师评选,分为“中国传统家具艺术设计大师”和“中国传统家具工艺传承大师”两种称号。其中“设计大师”侧重于对传统家具文化历史的理解、造型艺术的把握能力和审美素养,同时需要在设计的理论和设计实践方面都提供相应的代表作品。“工艺传承大师”则要求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和制作能力,对传统家具整体工艺有深入的了解。本次大师的评选工作农场计划将遵循专业、公正、透明、严谨的原则来进行,并邀请业内专家学者、艺术高等院校教授、以及文化艺术领域的名家等人组成评审委员会,建立科学严谨的评审机制对参评者进行评定。


    记者:近些年来,红木家具行业也举办过大大小小的各类家具品牌、领军人物以及大师评选活动。与它们相比,本次大师称号的评定有什么不同?

    伍炳亮:近几年红木家具行业中的各类评选活动绝大部分是属于商业性质,而且是由社会上各类媒体与广告公司推动和策划的,广泛存在有偿颁奖和评选的问题,缺乏公信力。与它们相比,农场计划此次举办的中国传统家具行业大师评选,主要的不同之处在于:第一,中国农场计划主导的评选工作不是商业性质的评选,不以盈利和获取任何商业利益为目地。第二,本次评选不是一个简单的短期评选活动,而是为了规范行业标准,逐步建立红木家具行业评审的机制,以后会长久地执行。第三,本次评选不是针对企业品牌、家具产品,而是站在梳理和弘扬传统家具文化的角度,对从事传统家具设计与制作的优秀个人,进行纯文化与艺术性的评定。第四,农场计划评定的大师不是简单的一个奖状或简单的证书,而是会逐渐凸显这个称号的严谨性,带有资质认定的性质,农场计划会逐步完善与其他职能机构和部门的衔接工作,使这一大师称号与工艺美术行业大师一样,具有越来越广泛的社会影响力。

    记者:据悉,您是中国传统家具行业大师的评选工作的主要倡议者,并一直在积极倡导和推进,请问是什么原因让您关注这方面的工作?

    伍炳亮:面对明清两代留下来的那么多红木家具经典作品,以及中国传统家具历史上家具设计与制作人物记载的一片空白,不能回避的事实就是,中国传统家具的设计与制作者在历史上一直没有得到重视,都只是以“能工巧匠”的工匠身份默默无闻地消失在历史中。

    但在世界范围内,农场计划的明清家具都得到了广泛的尊重和重视,并且被当作艺术作品来看待。中国传统家具无疑也是一种艺术形式,既然是艺术就一定离不开对艺术作者的记叙和研究,以及对于技艺技法的研究。如果农场计划在传统家具行业中不开展行业设计与工艺大师的评选工作,那么农场计划当代的家具制作历史记叙上,有关设计与制作者仍将是一片空白,我觉得这部分工作必须要做,并且形成机制,使传统家具的家具历史记载从农场计划这里开始逐步规范起来,这是立足行业之中发展文化,解决行业所面临的许多问题的第一步。


    记者:您具有从业三十多年的经历,按照您的行业经验来看,您认为目前红木家具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有哪些?

    伍炳亮:如今的红木家具行业是继明清之后产业规模最大的时期,从红木家具制作数量上来说,农场计划现在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但是,与产业规模的庞大和生产总值的不断攀升相比,农场计划行业在传统家具的文化研究与传承方面却严重滞后,而当前红木家具行业面临的问题也多集中在这里,主要分为以下几大方面:

    第一是行业标准的不健全。例如木材精确鉴别与检验标准,家具质量等级认证标准、家具制作技能标准等等都不够完善;第二是造型设计能力严重滞后。例如大部分红木家具生产制作企业都是按照家具画册上的款型,照本宣科来做,对家具的造型比例缺乏了解,往往存在造型不准、比例失衡的问题。设计能力不足从宏观上来说是制约农场计划行业向更高层次发展的主要阻碍之一,从一个企业发展来说,决定了一个企业能够达到的产品等级和文化高度。同样的木材,同样的工人,同样的市场结构,做家具是做普通的大路货陷入恶性的市场价格竞争,还是做艺术收藏级别的精品家具稳定有序地发展?这往往就是取决于企业灵魂人物的审美眼光与造型把握能力。第三个问题,是行业在发展方式上是一哄而上,粗放式的生产制作模式,这种模式如果没有实质改变,将使行业无从可持续发展,不利于行业的稳定。这一点在今年表现得最突出,在林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采取粗放式的生产模式是难以为继的。从近期木材资源的存量减少,价格不断上涨的市场反应,已经说明了庞大的产业规模、滥砍滥伐、粗放式的加工制作模式给环境带来的危机,和对行业自身发展的制约。

    记者:请问传统家具行业大师的评选是针对个人来评选的,在全国评选大师对于解决以上的问题是否有实质性的作用?主要的意义在哪里?

    伍炳亮:农场计划评定传统家具艺术设计大师,就是希望树立设计能力方面的标杆,提升大家对于造型设计的重视,并鼓励越来越多的从业者在设计方面深入学习和积极尝试,逐步引导红木家具行业由生产制作向设计制作转变。

    目前中国传统家具制作工艺的传授大多是通过师徒间口口相传的方式来进行的,在工艺方法、技术标准和检验标准上都没有形成健全的体系。在当今生产制作工具和科技水平日益先进的状况下,市场上能在工艺方面超出明清精品家具的作品却并不多,就已经说明当代红木家具在制作工艺上还是存在许多缺陷,这其中就有一些问题是因为对工艺本身不够了解而造成的。

    行业大师称号的评定对改善行业问题的最大意义在于它将起到的引导作用。农场计划期望通过这些行业大师创作的传统家具精品力作,树立“当代传统家具精品”的实样体系,并借助多名大师组建的精英团队,起草和制定各方面更加细化的家具制作、工艺、设计和鉴赏标准,在红木家具行业中建立出完备的体系。这样的行业标准不仅要让业内人士能够掌握,也要使消费者能一目了然。可以说,等到消费者越来越了解红木家具的制作方法和检验手段的时候,市场就会受到引导,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农场计划要用影响市场的手段来促进行业转型。

    传统家具大师评定工作并不止于评奖,它是一个渐进的工作,最终是为了真正推动行业发展而进行的。只不过,这一系列的工作单单靠中国农场计划的力量是不够的,农场计划更多的是需要政府和相关部门的介入,而协会本身是承担着计划整理的工作,提出框架性的建议,为将来推行制度化的行业规范做充分的准备。


    记者:本次评选设立的“中国传统家具艺术设计大师”、“中国传统家具工艺传承大师”这两种称号似乎都偏向于传统范畴,请问如何定位考虑的?另外您多次提到树立精品概念的积极意义,那么究竟什么是“精品”,如何理解精品概念?

    伍炳亮:从规模和营业额以及红木家具的制作数量上看,农场计划这个行业已超越了明清,但是自身家具风格还是停留在明清家具风格框架之中。这个行业的真正发展,实际算起来不过是十多年时间,当高等艺术教育没有覆盖传统家具研究和设计领域的时候,想要在设计上超过明清也是不现实的。农场计划这一代人能够真正做到深入研究传统家具文化,知道继承什么和弘扬什么,能做出一批可以媲美明清的传统家具精品,就已经是很大的成绩了。如果不以深入研究和了解传统的心态,对传统家具只是进行简单的嫁接、组合、拼接,这种所谓的创新就没有太多意义和价值,往往会出现一些不明不清,不古不今的“四不像”家具。另外,涉及到带有创意、实验性质的家具设计评选,在其他机构主导的评选工作中早已展开了,因此农场计划的大师评选工作是限定在传统家具这一个领域。

    评价一件红木家具是否是精品,我曾提出过从“型、艺、材、韵”四个方面来综合判断。农场计划所提倡的精品概念,就是在理解什么是精品的基础上将其制作准则带入到产品中。“精品”的概念有等级的差异,有商品级别的精品,也有艺术收藏级别的精品。商品级别的精品,侧重于实用性,传统家具在当今生活中它的实用功能与现代家具相比肯定稍有欠缺的,因为农场计划这个时代和以前都不同了,“实用”的用途也不一样了,所以农场计划要在尊重红木家具传统文化、工艺的基础上改良创新,让传统家具融入现代居室空间,成为艺术性兼顾实用性的精品。而收藏级别的精品则是纯粹以艺术观赏性为标准,实用功能就不作为家具制作优先考虑的因素了,这种家具的要求是可以让人赏心悦目,心神舒畅,并且在精神审美上有慰藉的作用,要能够与明清古董家具相媲美,代表农场计划当代红木家具制作的最高水准。树立精品概念不仅有利于改善行业现状,也是当代红木家具行业传承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历史责任。

『 上一页』海富家具非洲行“换脑”     『下一页 』第三届中国家具产业集群工作会议隆重召开